永科试验机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永科试验机
热门搜索:

政策枷锁下的中国移动网间结算政策谋变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15:38:44阅读:来源:永科试验机

中国通信业的政策正密集变革,一个“转型期”即将到来。

就在2013年第四季度,从宽带中国和信息消费两大战略加速推进,通信实名制实施,4G发牌,移动转售业务落定,携号转网试点扩大到网间结算政策调整……整个通信行业的政策与产业趋势的变革都在加速。

但对中国移动来说,其中很多政策调整,却如同一根逐渐收紧的绞索,勒得这家中国最大的电信运营商越来越喘不过气。

尽管自2010年于天津、海南两地进行的携号转网试验并不能算成功,工信部还是决定尽快将试验扩大至江西、云南、湖北三省。从长久看,这将对中 国移动依托手机号段资源建立的“全球通”、“神州行”、“动感地带”等品牌价值形成直接挑战,同时会导致其2G用户转向其他运营商3G网络。

与此同时,和OTT业务之间的竞争,已经成为所有运营商面临的压力,中国移动作为手机用户最多的运营商,面临的压力也最大。2012财年,中国移动净利增长仅为2.9%。

有报道称,正在酝酿的网间结算调整,将使中国移动损失其年度总利润的一成,而这也有可能导致中国移动盈利增长率首次转向负数。

新的“移动网间结算”资费政策,会不会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?

网间结算政策谋变

文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雍忠玮

工信部正酝酿出台新的网间结算政策,改变多年来的对等结算策略,而改用不对称结算策略,有人指责这是“杀富济贫”

10月3日,因身处国庆长假而略显平静的香港股市,突然波澜涌现。当日,中国联通(00762)股价暴涨8.4%,甚至一度超过10%,中国电信(00728)也大涨7.6%,同为国企红筹股的中国移动(00941)却一改此前稳中有升的势头,逆市下跌了0.7%。

而在10月8日,中国联通A股上市公司(600050)也在国庆后的第一个交易日,以涨停收盘。

引发这连番资本市场震荡的,是一个最新的消息:工业和信息化部(以下简称“工信部”)将酝酿调整三大电信运营商的业务牌照,以及电信运营商之间的网间结算收费,从而导致三大运营商利润格局变化。

10月4日,中国联通、中国电信均发布公告称,没有接到有关部门的相关通知。

不过,据《财经国家周刊》了解,政策调整已酝酿多时,中国移动距离最坏结局只有咫尺之遥。

调整网间结算

业内普遍的看法是,如果行业主管部门按计划下调“移动网间结算”费用,将对中国移动形成极为沉重的打击。因为此举将改变多年来的对等结算策略,而改用国际上已不太认可的不对称结算策略。

据《财经国家周刊》了解,2013年7月下旬,工信部电信管理局几乎同步展开该局的两项年度重头工作:“网间结算”调研和“号码携带”调研。

知情人士透露,9月18日,经过工信部相关部门近两个月的多番调研,一份内部研究报告已经完成。

该报告的主体内容包括两个方面:第一,建议将此前的移动网间结算,从对等结算改为不对称结算;第二,建议允许中国移动进入有线宽带市场。

这意味着,2007年12月1日起施行的《互联网交换中心网间结算办法》(信部电[2007]557号),和2010年1月1日起施行的《关于公用电信网网间结算调整问题的通知》,都有可能随之进行调整。

而这其中,最重要的调整建议,便是建议对移动网间结算,实施不对称网间结算。

具体调整建议是,中国移动手机用户拨打(专业术语为“主叫”)至中国联通、中国电信手机用户,中国移动需要向后者支付0.06元/分钟的结算费用;而自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手机用户拨打中国移动手机用户,两家向中国移动支付的结算费用则有所优惠,最低可能为0.03元/分钟。

初步估计,如网间结算费用降至0.03元/分钟,则中国移动2014年由此产生的净利润损失,可能高达130亿元人民币,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则将分食这130亿元净利润。

2012财年,中国移动的净利润1293亿元人民币,中国电信净利润149亿元人民币,中国联通净利润71亿元人民币。

这意味着,这一个调整将导致中国联通与中国电信上市公司的利润大幅上涨,受益最大的中国联通或将超过50%,而中国移动上市公司利润则将下降近10%。

势在必过的听证会?

知情人士向《财经国家周刊》透露,10月8日,电信管理局已经组织专家召开讨论会,讨论是否实施新的网间结算方案,以及结算资费如何确定。

该人士透露,在此前的报告基础上,结算费用调整建议改为三个待选方案,分别为:0.06元/分钟对0.03元/分钟、0.06元/分钟对0.04元/分钟、0.05元/分钟对0.03元/分钟。

该人士透露,按照会议安排,共有包括官员、专家与企业代表共10人参与,讨论是否调整移动网间结算政策为不对称结算。

财经国家周刊》在截稿前,并未获悉会议最终结果。

“但现有的人员组成,表明这个对中国移动极为不利的调整方案,获得通过支持几成定局。”10月2日,在北京万寿路的一间茶馆里,一位工信部内部人士对《财经国家周刊》透露。

此次听证会投票人员组成:有2位来自工信部电信管理局,3位来自三大运营商,另外5位,则是行业内的权威专家。

李默芳原为中国移动集团总工程师,也曾是早期中国移动集团党组成员,出于维护中国移动利益的考虑,她或将投出反对票。

但是,高慧刚、刘韵杰、韩夏、苏少林4位代表,则更有可能表态赞成。

高慧刚曾担任原邮电部电信总局副局长,也曾任中国电信集团总工程师,以赞同意见帮助中国电信获益顺理成章;同样,刘韵杰曾和高慧刚同时期担任原邮电部电信总局副局长,也曾担任过中国联通总工程师,估计也会表示赞成。

韩夏是工信部电信管理局现任局长,前述内部文件就是其部门推出,“韩局长不可能自己反对自己”。而苏少林则是现任江苏省通信管理局局长,“虽然苏局长曾做过云南省移动副总,但那已是多年前的事,现在他是韩局长的下属,态度倾向不说自明。”内部人士如此告诉《财经国家周刊》。

如此一来,听证会上获得4张“赞成票”,或几成定局。

除以上直接身涉其中的5位人士,现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信息中心主任的高世楫、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、工信部电信研究院院长曹淑敏、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吕廷杰、中国社会科学院规制与竞争研究中心主任张昕竹5人,也是参与此次听证会的专家,目前态度仍不明朗。

知情人士向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表示,从以上专家的学术倾向来看,曹淑敏和张昕竹投出赞成票的可能性较大,“比如张昕竹最近主张强化管制,尤其是对强势运营商管制”。

该说法难以验证,但接受《财经国家周刊》采访的专家普遍认为,此次方案看上去已“势在必过”。

不对称结算

对这个“势在必过”的方案,业内仍存有诸多争议。

“这一措施,将违背基本的商业平等原则,就好比从北京到天津的高速公路,你去的时候收费50元,回来的时候就必须收费100元。”某商业法专家在了解该移动网间结算政策调整带来的结果后,对《财经国家周刊》称。他进一步表示,“即便只是涉及国内企业甚至是国有企业,如果这样公然支持不公平竞争,也是政策上的倒退。”

该商业法专家称,这种做法也违背WTO原则,“我的建议是,如果工信部真的如此做,中国移动应该向发改委提起申诉。”当然,他也认为作为工信部主管的国有企业,中国移动显然不可能提起申诉。

参与运营商调研的内部人士表示,中国移动某领导层人士在电信管理局调研过程中曾表示,应当借鉴欧洲和美国的网间结算政策,尽快建立基于成本的网间结算标准,“按照成本方式进行结算是最公平的,但是所涉及的工作量和监管要求太高。” 该人士说。

该人士介绍,由于行业主管部门意图在短时期内完成年内调整的计划目标,因此并没有采纳中国移动的建议。

而一位长期跟踪电信行业的投行分析师也告诉《财经国家周刊》,此前,也曾有中国电信高管在与分析师交流时表示,中国电信迫切希望,并正在努力推动中国移动的网间结算标准下调。

“中国电信在调研期间也提到基于成本结算,但9月18日该内部文件出来之后,中国电信态度改为明确表示支持内部文件。”该内部人士称,“显然,谁会反对利好自己的政策变化呢?”

2001年,原信息产业部也以颁布“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令第9号《公用电信网间互联管理规定》”方式,明确“网间结算标准应当以成本为基础核定。在电信业务经营者互联成本尚未确定之前,网间结算标准暂以资费为基础核定。”

2009年,美国、法国、德国均进行重大调整,开始施行基于成本的对等结算。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调查过程中,大部分电信行业专家认为,采用不对称结算政策,和国际运营商结算政策背道而驰,更有少数人士直称,“电信管理局此举是明着杀富济贫,杀的是中国移动,济的是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”,“主管部门一碗水没端平。”

“政绩”伤害

事实上,早在2012年,电信管理局就曾拿出《关于统筹解决电信市场格局中若干突出问题的政策考虑与方案建议》,就已经提到对移动网间结算要进行“更进一步考虑”。

2012年底,电信管理局局长韩夏在其署名文章中表示,2013年的重点工作,包括了“认真研究广电企业、民间资本进入电信业后续的市场监管问题,尽快制订和完善相关管理规定。出台互联网本地直联指导意见和网间结算调整方案,加快移动网异网漫游问题研究,推动实施移动网间结算调整。”

2013年5月17日,工信部发出《关于开展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工作的通告》,并要求三大运营商在6月1日前发出接受相关申请的公告。三大运营商进行协商后,在期限的最后一天,于5月31日发出公告,民间资本被允许进入电信基础业务。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获悉,在2013年10月,将公布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申请单位的核准结果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电信管理局此次要调整的网间结算政策,仅局限于“移动网”,这意味着中国电信、中国联通在固定电话网络、有线宽带互联网领域的结算收益不受影响。同时整体上,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对中国移动网间结算支出减少一半,收入不会产生任何变化;而中国移动则是结算支出不变,结算收入减少。

“中国移动多年来在网间结算上一直是亏损的,直到2012年才转入净收入阶段,主要原因是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手机用户数量激增。结果亏了这么多年,刚第一年挣钱,就又要被打回原形了。”中国移动内部人士对《财经国家周刊》抱怨称。

中国移动人士称,中国电信2013年的网间结算收入预估将达到298亿元人民币,而中国电信人士则表示没有那么多,中国电信2012年网间结算收入仅为70亿元人民币,支出则为100亿元人民币。

北京邮电大学某教授对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表示,调节市场格局突出问题的政策,不应以违背公正公平原则为代价。“救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,是应该的,但是应该是以增强其盈利能力作为政策出发点,不能说是从中国移动那儿强行切一块蛋糕给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,然后就当作他们的盈利能力增强了。这样做,既毁了中国移动,也毁了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,最终是竞争力强的企业没有了积极性,竞争力应提高的企业就等着政策倾斜来获利。”

该教授称,不能增强竞争活力、仅仅拆东墙补西墙的政策,最终并没有产生市场增量,而是引发不公平竞争。“我认为监管机构要这样做,还不如直接发通知,让中国移动集团向中国电信集团、中国联通集团拨款,至少钱的流向是在明处的,以前也不是没有这样做过。”

该专家所指拨款,是指一个未获证实的业界传言:2008年9月,有关部门曾要求,中国移动集团向中国联通划拨500亿元资金,作为中国电信收购中国联通CDMA网络的部分费用。

但也有专家对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表示,工信部电信管理局此次的网间结算调整,不能仅从短时间的结果来判断,而应看到长期效应。“这样调整有利于鼓励运营商,尤其是中国电信、中国联通更进一步降低移动通信资费,并且激励运营商面向消费者展开竞争。”该专家说。

上一页123下一页

声明:除非本站原创文章,其它转载和投稿的文章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,且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看法。如版权人或相关方存在异议,请联系网站编辑:wanglq@

TAG: 实名制通信行业运营商中国移动工信部

=政策枷锁下的中国移动:网间结算政策谋变

医生在线电话

挂号服务平台怎么取消

网络挂号服务平台